小吃酸辣粉加盟店排行榜及傳奇酸辣粉加盟

2024-04-03 06:37:54
加盟排名網 > 加盟排名網 > 小吃酸辣粉加盟店排行榜及傳奇酸辣粉加盟

但是,最近壹則消息引起關註,陳赫退出福建賢合莊股東,眾多加盟商看到消息後,感覺受到欺騙被割韭菜,於是加盟商便聯合起來紛紛維權。

近幾年,我們可以經常看到明星紛紛跨界做餐飲,從鄭凱的“火鳳祥美食”、杜海濤的“辣鬥辣”、包貝爾的“辣莊”,再到孟非黃磊的“黃粱壹夢火鍋店”等等,紛紛出現大規模閉店現象,有的品牌甚至已經搜索不到任何信息。

那麽,我們在加盟時,應該如何避免被“割韭菜”呢?

壹、到總部和供應鏈考察

美食加盟品牌真真假假,魚龍混雜,市麵上眾說紛紜,但不管他人如何議論,妳都得記住,真正有實力的連鎖加盟品牌,是有雄厚的企業基礎的,背後有底料工廠為其提供核心原料的輸出,才能確保千店同味。

我們要想識別壹個品牌是否值得加盟,去總部考察壹番,答案自然浮出水麵。壹來我們要考察辦公區域,了解部門構成和辦公規模,二來我們可以申請去底料廠考察壹番,看底料廠的生產規模,如果是小規模的生產工廠的話,隨時有倒閉的可能,而如果是大型底料工廠的話,那麽企業背後的生產實力昭然若揭!

二、調查門店

現在很多網紅餐飲店很流行壹種做法,就是花錢請人排隊購買產品,讓不知情的顧客和創業者以為生意異常火爆,製造假象。真正能評價壹傢美食店是否受認可,還得看復購率和門店差評。壹旦顧客產生復購,那麽說明這個品牌已經走進顧客的心里,成為萬千美食中脫穎而出的那壹個,選擇這樣的美食品牌自然更具市場潛力,而另壹麵我們還得了解門店差評,差評反映著不同地區人對門店的服務、環境、菜品的真實評價,能快速地幫我們識別壹個品牌的優劣程度和可發展性。

真正有實力,有名氣的品牌,是不需要這種欺騙人的噱頭的。

三、品嘗味道

品牌值不值得做,味道說了算。像很多流量明星門店,之所以風光不再,不是因為明星熱度不高了,而是因為品質。多數人吃過壹些網紅美食後紛紛感嘆壹句“空有其表”,外表宣傳做得厲害,但是餐飲的本質味道卻不過關,不好吃的”美食“自然無法在市場深入發展。為了長遠發展,我們應該去掉其他的標簽和光環,從口味出發,去考究壹個品牌是否值得加盟。

白熾燈把整個房間打得通透敞亮,除了電流聲,衹有葉璇亢奮的嗓音在回響。她舉著壹個花灑,用每秒接近10個字的語速,告訴觀眾壹件事——買牠。

“水!有水!”突然,壹串水珠從花灑孔里滴下來,旁邊的助理慌忙遞來紙巾。

葉璇笑笑,“噢,不好意思,我昨晚洗澡時剛試用過。自己沒用過,我怎麽敢推薦給妳們啦。”

“好拚”、“愛妳”、“璇姐敬業”,很快,直播間評論開始翻滾,隨之而來的,是瘋狂跳躍的“正在去買”的下單信息。

143天,這是10歲去國外唸書後,杭州人葉璇,在傢鄉呆得最久的壹次。

這也讓她有時間,重新梳理與這座從小長大的城市的關係,並找到新的情感連接點。

儘管在旁人看來,帶著影後標簽的葉璇投身直播,意味著不解、困惑,猜測中的落魄,以及未知的回報,還要忍受關於外形變化的無休評論。

但在與直播共生的兩個多月時間里,葉璇已經像她之前塑造過的無數經典角色壹樣,成功主宰了自己的命運。

在白熾燈的照耀下,直播間很難分辨出白天和黑夜,而越來越多的明星,也正在投入到這個沒有極限、充滿蓬勃渴望的世界里,成為流水線上的壹份子。

在這幅廣闊而具象的圖景中,葉璇是鮮活生動的壹方縮影。

前幾十年的人生,唸書、拍戲、拍電影、開公司,每壹次,葉璇都能殺出重圍。這壹次,她覺得自己也沒問題。

18點55分之前,這個七、八十平的直播間里,感受不到任何緊張的氣氛。

兩臺居中的寬屏電腦,像張開的翅膀,拱衛著正前方的主播臺。屏幕上,是密密麻麻的商品信息和編號,多看幾眼都會讓人產生重影的那種。

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復雜,壹臺小攝像機,兩個收聲話筒,壹個豎起來的顯示器,構成了直播鏡頭後麵的全部。

在房間的十點鐘方向,壹個擺滿貨品的4層鐵架子,是繞不過的視覺焦點。藜麥、粉絲、醬油、黃酒、牙膏、麵包、酸奶、薏米、燕窩、牙膏、眼鏡、沐浴露、洗潔精……說是壹個小超市,也毫不為過。

每個晚上,這些琳瑯而龐雜的貨品,都會壹壹出現在直播鏡頭里,並等待各自被搶破頭或者無人問津的命運。牠們,也是聯係主播、商傢和網民之間最牢固的紐帶。

18點56分,葉璇推門而入。藍色波點上衣、軍綠色雙肩包,腳上那雙白色耐克涼拖,多少能看出她輕鬆的狀態。

但也正是從這壹刻開始,無聲的倒計時才真正啟動。

剛剛還麵無表情默背產品信息的助播,下意識挺直了身闆,並向旁邊努力挪動椅子;壹直來回搬運商品的工作人員,腳步也突然放輕,開始貓著腰走路。

從壹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,就跟她演戲壹樣,葉璇完全不需要多余的“熱身”。事實上,從她坐下那壹刻,直播信號就已經出去了。

“靠墊呢?靠墊去哪裏了?”這是她今晚說的第壹句話。工作人員麵麵相覷,葉璇半開玩笑補了壹句,“那就去查監控啊!”

拿到商品清單A4紙掃了壹眼,她把嗓音提高了八度,“怎麽沒有序號?”對麵的負責人小聲嘀咕著“時間太趕了”,被葉璇壹句懟回去,“這都不是理由”。

對著小鏡子檢查了壹番妝容後,葉璇從屏幕上瞥到壹條評論,逐字唸了出來:“問‘美顏沒開嗎’,妳的意思就說我醜唄……”

商品壹件都還沒露頭,直播間里的氣氛已經被葉璇壹套“真性情連招”,瞬間撩撥了起來。

開播3分鐘不到,房間里湧入了3萬多人。

跟那些籍籍無名,壹路從直播江湖中打拚出來的主播們相比,葉璇的明星效應,幫她省去了大量積累認知度的時間。但這樣的“半路空降”,也讓她的直播增加了更多未知性。

聰明的葉璇,深知這壹點,甚至把本質看得清清楚楚:“再大的明星做直播,(網友)可能還是把手機豎在那裏,壹邊洗碗壹邊看,就當聽個相聲壹樣。”

開播5分鐘後,觀看人數直逼10萬。很多人抱著“看看影後怎麽直播”的心態進來,然後壹發不可收拾。

第壹件產品、壹個快速燒水杯拿在手里半天,葉璇還在跟助播八卦著“劉濤挖李佳琦團隊”的傳聞。網友們倒也不催,就伸長了脖子聽著,時不時還有評論亂飛“哇哢哢,再來點內幕!”

前壹天,因為要推劉濤進駐淘寶直播,葉璇的直播間頁麵,也被“強行”貼上了劉濤的宣傳照片,她倒也大大方方:“沒事,劉濤是我朋友,就當幫她宣傳壹下麽好了。”

稍加留意,妳就會發現,葉璇的直播間評論,更像壹個喜感的小聊天室。不到2分鐘時間里,各種留言亂入,“孟麗君演得真好!”、“看新聞說橫店昨天下冰雹了”、“妳男朋友幾歲啊”。

至於回不回復,全憑葉璇心情。有人問“是那個港姐葉璇嗎?”她接得乾脆:“不是不是,我是杭州人葉璇。”

這真的不是客套話。看葉璇直播,平均半分鐘就能聽到壹個“嘎”字,“嘎好看”、“嘎好吃”、“噶便宜”……簡直是免費的杭州話推廣大使。網友給她取了個外號——“嘎貴妃”,她不但笑納還發揚光大,“嘎貴妃覺得”、“嘎貴妃認為”、“嘎貴妃推薦”……壹嘎到底,根本停不下來。

而從開播的第壹天起,關於葉璇外形的評論,也從未斷過。“怎麽胖成這樣了”、“比原來醜了”……壹開始,葉璇還會正麵剛,最經典的對話是——“妳的胸怎麽在肚臍上了”,“是妳的眼睛不行,妳眼睛在PG上吧”。

到後來,葉璇索性把帶有外貌攻擊的評論都設置成了自動禁言。

真實,不端著,是近距離旁觀葉璇直播,給人最大的感受。助播林傢豪說,他和葉璇從來不會事先準備臺詞和說辭,“因為根本沒用,關於想說什麽,璇姐從來不會去預設。”

有時候,這也會給林傢豪以及其他工作人員,帶來無形的壓力。辛辛苦苦聯係招商、送上主播臺的產品,因為葉璇太過真實的反應,往往不知該如何收場。

當晚直播中,有壹款產品,是瑞士進口的高純度黑巧克力,葉璇剛咬了壹口,就直接低頭對著旁邊的垃圾桶,“呸呸”地吐掉了。然後轉過壹張苦瓜臉,“太苦了,怎麽會有這麽苦的東西?主要是……我真不愛吃太苦純度太高的巧克力。”

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,她還把壹位幕後女助理叫到鏡頭前,讓她也嘗壹下。女助理表示“挺好吃啊”,葉璇瞪大眼睛壹臉不可思議,“妳確定是真的好吃?這麽苦……”

林傢豪說,他跟葉璇認識了5年,“要她說假話,太難了,這點‘演技’她還真沒有……”

不過,對於觀眾來說,這種溢出屏幕的真實感,反倒壹下子拉近了距離。葉璇吐掉黑巧克力後沒多久,直播間里“正在去買”的字眼瘋狂跳躍,這意味著,屏幕後無數根手指正瘋狂點擊著手機,有人還留言“我倒想嘗嘗有多苦”。

在介紹到壹款小餅幹時,葉璇壹邊擡頭看著介紹資料,壹邊自言自語,“‘全國有15傢線下門店’……才這麽幾傢門店,還好意思說?”

試吃了幾塊後,她瞇著眼睛仔細端詳包裝說明,“寫了壹堆日本字,但大傢千萬別以為是日本進口的哦,其實牠的產地是福建”。

播到壹半,壹臺麵光燈出了故障,新換的燈功率有點大,整個屋子里的溫度瞬間升高。而葉璇的直播狀態,也漸漸進入到壹種新的灼熱中。

每壹秒都在最亢奮的臨界點,節奏卻依然保持得像壹臺演算精密的機器。她從不擡腕看表,但每樣商品的介紹時間,總能控制在10分鐘左右,左右偏差不超過5秒鐘。

(通常是葉璇還在試吃壹款食物時,旁邊助理已經準備好了其他兩、三種)

整晚近4小時的直播里,葉璇吃了兩勺梨膏、三口巧克力、三塊餅幹、壹塊麵包、壹把燕麥片、三勺藜麥米、兩塊土豆粉、壹碗米線……對於壹個女明星來說,這簡直是難以饒恕的“不自律”,但葉璇把這個認定為是“做直播最基本的職業操守”。

“又想賺錢,又不想全身心投入,世界上哪有這麽好的事情?”

葉璇的辦公桌邊,永遠放著壹個超大的麻袋,每天下班前,她都會往裏面塞滿廠商推薦過來的商品,然後帶回傢壹壹試用。

有好幾天,葉璇都要洗兩遍澡,因為“要試試不同的沐浴露”。還有壹次,在直播間介紹壹款花灑,說著說著,裏面水倒了出來,葉璇連忙解釋,“因為我昨天晚上剛用過……”。

壹些試吃的食物,比如咬了兩口的麵包,葉璇舍不得扔,臨睡前就放在傢門口的鞋櫃上。男朋友心領神會,第二天上班出門時,就會帶走當作早飯。

23:05分,介紹完最後壹款商品,當天的直播終於結束。4個小時,中間葉璇隻起身去過壹次洗手間。

攝像機關掉的壹剎那,她下意識地往椅背上靠了靠,放空幾秒鐘後,再次掏出鏡子,扭過頭看側臉壹顆剛冒出來的痘痘,“這幾天辣的試吃太多了,得調整壹下”。

【二】

2019年12月底,完成了壹整年工作的葉璇,提早回到老傢杭州,準備過春節。本來想的是,看看爸媽,吃吃喝喝放鬆壹個月,就去拍新戲了。

誰知道疫情來得兇猛,這反而成了葉璇成名後,回杭州呆得最久的壹次,“都快半年了,就壹直在杭州”。

這也讓她有時間,重新梳理與這座從小長大的城市的關係,並找到新的情感連接點。

10歲之前,葉璇壹直在杭州生活。小學唸的是朝暉四小,後來考入了杭州外國語學校。

葉璇的爺爺,當年還是浙江工業大學的圖書館館長。小時候沒事情,葉璇就總去位於朝暉的工大玩。而毗鄰上塘高架的工大老校區,離葉璇現在做直播的寫字樓,直線距離不過3、4公里。

後來,葉璇跟著爸爸移民去了美國。葉璇的爸爸和繼母,都是當地著名的大律師,繼母還做過奧巴馬華人競選團的團長。繼外婆更神奇,是美國唐人街最牛的命理師,看星盤很準的那種。

在美國,葉璇考上了著名的韋爾斯利大學,宋美齡、冰心、希拉里,都是這座學校出來的。

關於學霸這件事,壹直是葉璇引以為豪的。在TVB的時候,她就曾在綜藝中曬過自己180門功課全A的成績單,引來業界壹片驚嘆。

即便現在做直播,也常常能見到葉璇用純正的英語,流利唸完進口商品包裝袋上的簡介,然後半開玩笑感嘆壹句“哎,學霸就是學霸,沒辦法”。

從小父母離異,再加上異國生活的經歷,讓葉璇很早就擁有了獨立的性格,並總能迅速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
葉璇現在的傢,位於柳浪聞鶯,下樓走到西湖邊衹要五分鐘。春節後,有壹段時間,她都處於壹種類似真空的狀態。

早上7點多,要早起上班的男朋友,總會把葉璇吵醒。如果睡不著,她會帶著收養的那條中華田園犬,去西湖邊走壹圈。回到傢,再捧著手機看看新聞,“順便了解些八卦”。

萌生開直播的想法,源自朋友的壹次牽線。杭州某文化上市公司,很早就在直播領域折騰,找到葉璇問她願不願意試試,“因為本來就是杭州人,在杭州播,觀眾比較有親近感”。

見麵聊了壹次,第二天,葉璇就跟對方簽了合同,快到連對方董事長都有點驚訝,“壹直聽說葉璇爽快,這次領教了。”

關於影後光環可能會帶來的躊躇和猶豫,其實都隻存在於旁人的假想中。問葉璇做出(直播)這個決定難不難,她坐在辦公桌後麵,剛用睫毛夾調整了自己上睫毛的彎度,“沒有什麽不適合我做的事情。”

至今,她都記得繼母對自己說過的壹句話——“以妳的才華,做什麽都可以,衹要妳喜歡”。

換句話說,葉璇認定,直播是個“風口”,而且自己有趕上這個“風口”的能力。

在前半輩子的人生里,葉璇都是命運的贏傢。

大學決定暫停學業,簽約TVB,趕上了TVB最後的輝煌;與TVB合同到期後,投奔寰亞,又趕上了電影的壹波高峰;後來回到內地,自己開影視公司,投資電視劇。

葉璇和林峯

每壹步,葉璇都在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,如同她塑造過的那些經典形象。

《再生緣》中的壹代才女孟麗君,《雲海玉弓緣》中亦正亦邪的厲勝男,《天下第壹》中白衣玉麵的上官海棠,《意外》中的癡情女殺手,《第九個寡婦》中的傳奇王葡萄,《竊聽風雲3》中的復仇女陸永瑜……

她們都是葉璇,但葉璇不止是她們。現在,葉璇的名字前,又多了壹個新前綴——主播。

從3月21日開播至今,兩個月時間,葉璇沒有壹天停播過。中間有幾天去橫店拍戲,她也見縫插針選了幾款合適的產品(比如便攜式電扇),讓助理在片場支起遮陽傘,打開手機,“照樣播!”

與其說敬業,不如說葉璇深諳互聯網另壹頭的人要什麽。點進來的粉絲,很快用兩件事確定了這次直播沒白看:壹、影後拍戲這麽忙,還要幫我們砍價推薦好物,感動;二、順便再聽聽片場的八卦,也不錯。

結果是,在橫店播的那兩期,效果特別好,觀看總人數都超過了50萬。

在自己開播前,去年,葉璇受邀參加過幾個直播。她很快發現,自己隻是擺設在裏面的壹個花瓶,“衹要那個時間,妳這張臉出現在鏡頭里就可以了”。

她好奇,還主動問過要不要給點資料,了解壹下產品特點,主辦方把頭搖得像撥浪鼓,“不用不用,葉老師,妳衹要多說幾個‘好’就行了”。

互聯網的反饋,總是直接而殘酷,其中壹場直播,廠傢花了大價錢請葉璇,結果隻賣出去寥寥十幾件商品,血本無歸。

從那壹刻起,葉璇明白,那樣的直播不適合自己。“沒有體驗,沒有了解,沒有甄別……網友不是傻子,妳往那壹站,別人就立馬下單了?如果這樣播,再大的明星也很難帶動銷量。”

葉璇直播間外成堆的貨品

所以,這也不難解釋,為什麽葉璇會連續兩個月,每天晚上至少吃10種以上的食物,如此瘋狂地“火力輸出”。

這跟李佳琦壹個晚上試幾百支口紅,塗到嘴唇滲血,本質上是同樣的道理。對自己狠壹點,這個流量為王的時代,才可能給妳甘露。

【三】

5月14日,劉濤在淘寶首開直播,當日總銷售額達到1.48億;5月16日,陳赫在抖音直播首秀,當日銷售額達到8122萬元……

在白熾燈的照耀下,直播間很難分辨出白天和黑夜,而越來越多的明星,也正在投入到這個沒有極限、充滿蓬勃渴望的世界里,成為流水線上的壹份子。

牠宛若壹個強大而無形的承諾,龐雜而又相互牽制,叠代速度更是快得驚人。

最早,明星還是直播間的旁觀者,到了“2.0”時代,漸漸作為嘉賓進入頭部直播間,而現在,更是以本人為名開設直播間,常駐開播。

這張網太大了。

根據研究報告顯示,到2020年,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將達到5.24億。從最早的淘寶、京東、蘇寧、蘑菇街等布局電商直播,到如今的抖音、快手大舉殺入,明星們更像是被浪潮推上灘頭,需要斟酌的命題,不是“播不播”,而是“什麽時候播”、“怎樣才能播好”。

其中像葉璇,就代表著壹種明確的上升渴望。她很清楚直播能帶來什麽,有欲望也有耐心打入這個中心的內核。

在直播間所在的寫字樓里,葉璇有壹間40多平米的辦公室,跟她見麵那天,最開始的30多分鐘,采訪幾乎無法進行下去。電話、微信、需要簽字的報表、等待審核的貨品名錄,將對話割裂成碎片。

其中壹個2分多鐘的電話,“傭金”、“成交額”、“邊際成本”等詞匯頻頻出現,最後葉璇用溫柔而肯定的聲音作結語:“哥,總之有壹點妳放心,肯定得讓妳們賺到錢。”

掛了電話,化妝師再度上前,幫葉璇調整右臉的高光,問她怎麽樣,葉璇漫不經心地“哦”了壹聲,目光很快又聚焦到手提電腦的微信界麵上,劈里啪啦回復了壹長串,然後吃掉了飯盒里的壹小撮土豆絲。

雖然在直播鏡頭前,葉璇放言敢上秤,證明自己沒胖。但顯然,對於工作需要的夜夜開吃,說沒顧忌是假的。

壹份酸辣土豆絲,壹碟蘿蔔幹,壹小碗米飯,從晚餐的清淡程度可以看出,對於身體,葉璇也在努力嘗試著平衡調節。

聊天的時候,她也會站起來,扭扭腰,或者頂著墻做幾組拉伸。開播兩個月來,這是葉璇僅有的運動方式。

即便如此,每組12秒的拉伸運動,還是很快被助理遞進來的文件打斷。

先是當晚的商品清單,葉璇大概用半分鐘的時間掃了壹遍,壓在鼠標下麵。林傢豪說,這個動作,就表示葉璇已經全部記住,“璇姐過目不忘的記憶力,經常讓我們差點跪下。”

五分鐘後,當晚的情景劇劇本遞了進來,葉璇看了幾眼,拿起筆,重重地把幾段文字劃掉:“這段寫得不好笑,沒必要留著。”

每天的小劇場,是直播間人氣最高環節,這里多少有點TVB情結

出鏡、招商、揀貨,甚至用excel核算成本,每壹個環節,葉璇都是親歷親為。而每天直播情景劇的劇本,她都要自己來編,“這種簡單的劇本,對於我這樣的專業演員來說,寫寫太容易了,也費不了多少時間。”

微博上,有人看過葉璇的直播後,用三個感嘆號下結論:“我覺得她(直播)不是在玩票,是在認真做壹門生意!!!”

運營,是葉璇在采訪中,說得最多的壹個詞。前半輩子風風光光的人生讓她深知,任何事情,沒有深潛,不可能有回報。

當年在杭州拍《再生緣》,每天5點起床拍到淩晨1點,連續壹個星期,葉璇就睡在化妝間里,因為“節省掉往返的時間,可以多看看劇本”。

還有2010年拍《維多利亞壹號》,為了演好被變態殺手謀殺的孕婦,葉璇的頭需要被吸塵器的真空袋套住,然後開著吸塵器出演窒息死亡的狀態。這個壹分多鐘的鏡頭,葉璇拍了20多條,後來她才告訴導演,“有壹瞬間,我覺得自己真的死過去了”。

葉璇辦公室里,放著壹張折疊鋼絲床,開直播至今,隻睡過壹次。那次因為實在太困了,葉璇就躺在那兒,讓化妝師化妝,她還跟對方開玩笑“有沒有種在殯儀館工作的感覺”。

前陣子,硃丹發來微信語音,埋怨葉璇這種“魔鬼播法”,給自己帶來了很大的壓力,“大小姐,妳瘋了,每天在播,我們老闆都跟我說了‘妳看看人傢葉璇’!”那壹天,硃丹破天荒完成了人生中第壹次超過5小時的直播。

如今,葉璇的直播團隊,總共有11個人。她太明白,壹支精銳的部隊,對直播有多重要。

葉璇在直播中展示自己坐公交車的行程

每天中午,葉璇都會帶著傢里阿姨做好的11份便當,坐公交車從柳浪聞鶯趕到杭州新天地,路上差不多要花半小時。到站後,還要再騎壹段公共自行車。

嘴上說這是“多點運動量”,其實葉璇壹直擔心團隊的年輕人們吃不好,影響身體。

自傢做的飯菜,沒外賣那麽油膩,營養搭配也能跟上。

94年的河北姑娘“企鵝”,加入團隊的過程,堪稱神奇。小學六年級,看電視臺放《天下第壹》,被葉璇飾演的上官海棠圈粉,至今13年。

受到葉璇影響,她看TVB學粵語,大學選擇去港澳唸書,再去國外讀研究生……沒想到緣分壹道橋,今年3月21日在看葉璇第壹場直播時,“企鵝”試著發評論問招不招人,葉璇倒也很爽快,讓她“微博私信聊”。

再後來,發簡歷、麵試,半個月後,企鵝辭掉了外企的工作,從上海來到杭州。追星少女,終於把愛豆追成了老闆。

除了工資,葉璇還時不時會給團隊發壹些獎金,他們把這個叫做“小披薩”。因為第壹次直播的時候,所有人隻賺到了80多塊傭金,大傢壹合計,點了外賣披薩來慶祝。

下播後,回到葉璇辦公室,我們聊到了墻上的壹幅字——“佳色不群”。那是不久前葉璇去雲南助農直播,當地壹位著名書法傢送她的。

話題又繞了回來,“為什麽要做直播?”

“肯定不是因為缺錢。我從25歲開始,就再也沒擔心過錢的問題。”這是葉璇給出的答案。

她永遠忘不了,幫雲南老農民賣出大量囤積的農產品時,他們臉上感激的表情。“‘佳色’我不知道,但我覺得那可能就是‘不群’。”她打趣。

這時候,微信響了,男朋友告訴葉璇,自己已經到了地下車庫。自從葉璇開播後,男朋友壹直堅持“三個每天”——每天觀看,每天點贊,每天接下班。

但葉璇還是從鼻孔里冒出壹個甜蜜的“哼”,“有什麽用,他還是鐵粉,不是鉆粉,就因為從來隻看不買!”

“明天是不是該下單了?”這是葉璇回復給男朋友的微信。

來源: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記者 陳宇浩

作者:admin | 分類:加盟排名網 | 瀏覽:5 | 迴響:0